感悟网 生活思考 导航

身边有没有什么让你忽然打动的事 记得高三那一年周五放学还

2019-03-28来源:本站编辑
在你身边一定有着令你感动的人和事
身边令我感动的事

虽然有一破车,依然是穷人。北方的冬天很冷。自由职业的我,有时加班晚归,会见到晚归的工作人。工作人不是我说的,最早这样定义是张抗抗老师的一部中篇小说。张老师的工作人是居住在城市里的民工,我见到的工作人却是每天回家。工作人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。比较令我动容的是上岁数的男人,和五十来岁的中年妇女。我从后面扫视某个老男人,他头上戴一顶老式军帽,下巴紧扣着。身形瘦削,却有筋骨,肩微驼,胯下破旧电动车一边挂着一支洋镐,显然是一个跑市场的力巴。虽然我自己比他好不到哪里去,但每有这样的观察,即便看不清容颜,我也总是忍不住浮想联翩,想着他家里有两个孩子,一个在上大学,一个正上初中。妻子是淳朴农村妇女,以务农为主,操持家务,或者还有一些慢性病。家里高堂老母尚在,老母膝下几子,没有有大出息的,都是靠劳力过日子的人,侥幸老人还算硬朗。我父亲似乎比他要大,虽然他不至于去出卖体力,但已过退休年龄,依然无法颐养天年,还在工作。而我跟弟弟,自各自成家以来,一直在吃力前行,在孝敬上有心无力,心里时常悲哀。。。。有时早晨去上班,又瞥见一个冒寒顶风的中年妇女,同样会做一番无边联想,直到又想到自己。有时凑巧要配上车内电台音乐,还会神经兮兮的落起泪来。这类的情感,起于恻隐之心,又在同理心中发酵,最后代入到自己的处境之中。不知道这算不算问题中感动。算不算的,谢谢这个问题。这样的情绪我已积累多年,今天语无伦次地倾诉在此间。

有好的故事要分享,我有一次坐公交车,由于身体不舒服,车上人还很多,早上还没吃饭,站到那特别晕,有一个学生,看到这种情况马上就给我让座了,当时我特别激动,说了很多谢谢!

年轻时候去武汉找同学。找到他所在的营地,同学在另一个地方训练新兵。问一下具体位置,只说在白沙洲一个粮库。结果坐车到一个路口,实在搞不清该怎么走了。还好,那边过来一对小两口。于是上去问:大哥,这边有没有一个粮库驻着武警?男的很热情,说:有,就在前边。问:坐哪路车呢?下面的话,有点听不大明白了,只好笑笑。那大哥普通话说不多好,女的也不是多好。两个人抢着说,为我指路,结果越说越听不明白。大哥有点着急,最后看着一辆车过来,一把拉了我上去,“我们一路,到地方我告诉你。”后面那句听明白了。车上人挤,大哥一股劲往外看。走了一段路,大哥扯一下我,对着司机喊“有人下车!”往前推推我,“到了。”说了一句“谢谢!”,我下去了。抬头看时,看见一个武警荷枪站在大门口,上写“白沙洲粮库”,不由松口气。心里有种暖暖的感动。瘦瘦的一对年轻夫妻,和气热情。许多年过去了,再去武汉,总会想起那一幕。

记得高三那一年周五放学,还是冬天,我在一个路边等车,看见一幕画面五味杂陈,一名清洁工打扫卫生时会捡一些饮料瓶子,其中有一个矿泉水瓶还有大半瓶水,他没有倒掉,而是给了一个蜷缩在路边上的一名乞丐,但那名乞丐并不是去伸手要施舍的那种,清洁工把水拿到他旁边,他非常渴望的拿出自己并不干净的碗去把水倒进去,喝了几口,又把矿泉水瓶子还给了清洁工,很冷的天,即便是被人丢下的水,但是那时候正是他需要的。可能这是一件并不伟大的什么事,但我就被感动了,坐上车时,我脑子里一直有这个画面,可能对于清洁工来说,并不是什么事,但对于乞丐来说,可能就是温暖。 还有我一个朋友曾跟我说过,他去街上玩时,路过一个乞丐,也是没有向人乞讨的那种,身上非常破旧,坐在一堆垃圾旁边,我朋友看见了之后,就去买了两个热乎乎的烧饼给他,他接过烧饼并没有说什么感谢之类的话,就这样我朋友就走了。我听了之后,对朋友说,你真的很伟大。

我喜欢音乐歌曲,有一天我突然听到一首歌曲,

首页 生活思考
返回顶部
感悟网